中国随处可见的初三学生

维勇同人不完全推荐 第二弹

野良君:

维克多生日快乐!文章有点多简介就不写了。短篇全是小甜饼(和车),长篇基本没完结。不少文是完结前写的,轻微打脸的就请当平行世界看吧。


写文不容易,在此感谢所有的作者们!辛苦。

  • 短篇

【維勇】兩大敵對級長的秘密戀情 by 九本

維勇】聖誕夜的婚禮 by 九本

想不到送維克托什麼禮物最好了,決定喝酒壯膽把自己送給維克托當生日禮物兼聖誕禮物,希望有角色扮演之類的

維勇】五歲尤里來我家(上) by 九本

【维勇】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幸福的人,最近却很不顺…(论坛体/完结) by
夏天不倒塌

有关于维克托遭受人生危机(秃头)的神误解

【同人】被嫌弃的银牌的一生(维勇,圣诞贺文,甜饼一发完by 林朵

CP是维克托/勇利,以勇利在大奖赛上获得的那块银牌为第一视角,中途有虐点,但全文是块大甜饼。

【同人】对戒罗曼史(维勇,小甜饼一发完) by 林朵

【维勇/老维生贺】Orange (一发完) by 沈家十三

野良神paro,搞笑温馨日常流,神器维X神明勇

维勇】维克托教你撩勇利 【维勇】维克托教你撩勇利-2 by 沈家十三

维勇】《走路也能被塞狗粮》—尤里奥的心酸史 by 沈家十三

【维勇】Voice (上) by 沈家十三

维勇】Believe (上) by 沈家十三 都完结了,去主页找

【维勇】Trust by 蕶E

冰上】貓的報恩-上(維勇) 【冰上】貓的報恩-下(維勇) by 盛夏繁星

【维勇】恶人脸与色情狂 by 燕和

如果点开不对的话请复制地址http://schw-eiss.lofter.com/post/1d8e8459_d6ade74

维勇】维克多表示有话要说 by 依米

维勇】季光虹表示有话要说 by 依米

不同视角的勇利怀孕事件

【维勇】蜜柑与伏特加 by 一个瓶子

【维勇】水果牛奶与温泉馒头 by 一个瓶子

【维克托生贺】圣彼得堡的日常 by 酒爵

私设大赛两年后,维克托29岁,勇利25岁。日常甜

维勇| Single dog, Single dog, Single all the day by 蠍卷轴_沉迷复变&概率论 单身汉雅科夫2333

维勇/微奥尤】俄罗斯妖精为何要罢训? by 寻欢

【维勇/微奥尤】冠军教练不好当 by 寻欢

为什么大家都要欺负雅科夫233

维勇 | 被丧心病狂的秀恩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by 谢洛米

和雅科夫患难师徒的小毛

【维勇】〖知乎体〗和喜欢的人拥抱是什么感觉(完) by 甜文终结者zoe

维勇】聚会期间禁止××(一发完) by 青杳j

大家都住在一起啦~顺便,俄罗斯怎么会有蚊子呢,是不是维克多?

【维勇】看文时请注意背后(一发完)  by 青杳j

【维勇】晕倒要看对时候(一发完)  by 青杳j

[维勇]性冷淡 by 今阳 不,维克多绝对不会是性冷淡的。。

维勇】年轻人要少喝酒(一发完 by 青杳j

【维勇】肌肤饥渴症 by 薄荷chiaki

【维勇】所以说我这是被大神翻牌子了? by 静言 

网络红人维克多 X 小透明勇利

贴吧体)【胜生勇利2016GPF应援】八一八总在自爆的日本一哥获胜可能性 by 一块大鳕鱼 技术贴,涨知识

【維勇】Artificial Love by 南極有顆蛋。

【维勇】Prime Numbers by 令我白头

[维勇维]YURI on ICE by 木叶浮瑟 

12话妄想,结婚啦

【维勇】花吐き病 by  — 苔尔德 — 花吐病

[维勇]喜欢了多年的人近来好像特别喜欢撩我(HE一发完结) by 萧昱然🐤

【吐槽君体】多年精心呵护的猪被外国白菜拱了,该怎么办 by 腿-man

[维勇]天使。 by 暮烨 

勇利是黑翼天使超级美

【维勇/ABO】给予挚爱的你 by 夜殃

【维勇】宿命论(上)  【维勇】宿命论(中) by 喵茶 连载

16岁的维克托遇到了他和勇利的孩子 还差个(下),梗可萌!

【维勇】爱一个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by 喵茶 知乎体

【YURI!!!on ICE-维勇】在众人的见证下向最爱的你求婚 by 也汇

就是要这样的大招!

【维勇/尤里中心】The Most Embarrassing Parents by 凉茶书屋

·一家三口脑洞,维勇父母尤里儿子

【维勇】我跟和男神传绯闻了怎么办? by Muize.lupe

【维勇】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by 沧蓝生烟

大奖赛四年后,令人感动的一篇

【维勇】deep love,strong wine by 令我白头

贵族paro]维克多患了没有胜生勇利就会死的病 by Crystalia

[感冒paro]如何照顾一个生病的俄罗斯人 [发烧paro]如何照顾一个生病的日本人  by Crystalia 

[时间跳转paro]the king by Crystalia

这位大大还写了各种其他的paro哦,不一一放链接了,不妨去她的主页下找或者关注她233

「维勇」Heart And Soul(ABO,生子有) by 摸摸摸摸摸鱼

婚后日常 *A维克托35 X O勇利31

维勇】老毛子的油管频道(婚后狗粮) by 摸摸摸摸摸鱼

*战斗种族熊叔捏他

【维勇】毕竟是别人的休息室 by ⛸†┏┛古┗┓† ❄

[維勇]【嗅覺】屬於彼此 by 冰與舞

【Yuri onice】祝福(维勇小甜饼) by 废墟以上星辰以下

【万字/维克多视角/慢热】To the end(超长一发完) by blue

精分的维克多(ABO) by 十一菊 婚后日常

【维勇】我将得到你 by 花上白露

【维勇/短篇完结】阴阳师的吸血鬼式神 by 木姜子

YOI||維勇||直到結束以前 by Yui_旑函

11话维克多的爆发

【维勇】角落的精灵(全) by 甜文终结者zoe  精灵勇利

维勇】[人鱼paro/论坛体】我觉得,我喜欢,我教练 by 栀染

人鱼paro 人鱼舞者设定

【维勇】我的挚友结婚了!!!!!!!! by 病态函数

斗舞(维勇) by 制冷叽

【维勇】淡妆浓抹 by 超心塞的不温

【冰上的尤里/维勇】Puppy love by 星奈的盒装仙贝

【维勇】届けたい、この思いを(下/完结 by 夏天不倒塌 

里面有上和中的链接

[維勇]若無你在旁(年齡操作+獸人paro)上 [維勇]若無你在旁(年齡操作+獸人paro/h有)下 by 樂徽

【维勇】以爱为名(发际线) by 湿巾_百川社

【维勇】Young And Beautiful(睡前甜文) by 清平乐

【维勇】表白(一发完结) by 季然如此

【维勇】致冰上的你(一台脚踏车) by 夜蒑 车

【维勇】相册(R18) by 一言不合啃骨头 

【维勇】炖肉十题 by -风水轮转- 车

「维勇」暖光.「R18.4k小甜饼肉肉肉 by Hek_咚咚咚梓.

【维勇】A Knife (ABO) 上  【维勇】A Knife (ABO) 下 by 破云子

※大佬维克多alphax杀手勇利omega 车

[维勇]6P大豪车(5维x1勇,雷者勿入) by 1.@茴香馅的chaos 
2.@-风水轮转- 3.@灯花_维勇那么甜4.@脑洞型破云子 5.@雪緋戰鬥人員請盡速撤離 6.@帥鯔 7.@白米duangduang 8.@莉萝萝 9.@春団団

过山车!

维勇(ABO)|约炮约到男神怎么办 by 雀酒Finch

【维勇】《The first》 by雨定尘v

【维勇/一发完】酒和奶油 by Mr.Lion 酒后

[维勇]《phone s/e/x》看题目就知道我要干嘛(被打) by 春団団

【维勇】大奖赛之后(上车请刷卡!)(前奏) 【维勇】大奖赛之后(开车进行时 by Super阿朔Chan 

没开完的车,后续还在酝酿。。。。。。






  • 长篇

【维勇】Colorful 01 by  — 浅白-History Maker on Ice —  完结

soul mate 颜色梗 遇见你的那一瞬,我的世界出现了色彩 推荐!

【维勇】YURI!!! IN GAME 01 by — 浅白-History Maker on Ice — ,沈家十三 连载 玩家勇利和假装是npc的技术员维克多,超级萌的一篇。

【冰上】狩獵者與遲鈍者01(維勇) by 盛夏繁星

记不得之前推没推过了,反正超级萌  alpha明星維克托xbeta助理勇利

【维勇】CAT 1 by 琳杳歌 连载 

猫耳勇利,私设兽化梗,遇到心动的人耳朵和尾巴会冒出来!

【维勇】与你相伴 by 琳杳歌 连载 

维勇】30天契约恋人 by 琳杳歌 连载 

维勇】Three years later (上)+(中) by  琳杳歌 连载 

哈哈哈这样一看大大挖了一堆坑啊,建议关注作者蹲等更新233

 【维勇】冰上的向导 第一章 by 鬼在此处 连载

哨向梗原著向 现在已经到51话了可以跳坑了233

[Yoi/维勇]学弟我见你骨骼清奇(一) by Lyusei_流深 连载

架空大学AU 直系前后辈维勇,研一维×大一勇设定,保证HE。

[维勇]学生和教练关系太好怎么办?急,在线等!(一) by 南瓜小虫 连载

论坛体 正文将会分成三个部分,维克托的求助帖,维勇俄罗斯生活描述和粉丝的维勇相关帖子。

【维勇/奥尤】青春期成长指导/01 by 巴玖玖 连载

同性夫夫维勇+养子尤里,有奥尤CP。爱情亲情都描写的很棒!推荐!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一章) by 遥远地球之歌 连载

在两人多年的相守后,一场意外事故让勇利回到了过去——回到了索契大奖赛总决赛前的底特律,回到了维克多仍然只是他的童年偶像,而他们从未相识的时候。 感觉这个梗不错。

【维勇】Once(1-2) by Immortal 连载

平行世界abo 未婚生子带球跑

【YOI/维勇】被男神目睹了我的杀人现场应该怎么办?急,在线等(01) by 三岁字不灭  连载

维克多和勇利都是花滑选手兼职杀手(维是已经退役的杀手大前辈)。。所以花滑选手为什么都跑去当杀手了,因为没钱么2333 挺好看的,推。

【维勇】论自我保护机制的合理性 by bayoo 连载

哨向 一个不怎么能和哨兵相容的退役向导遇到了27岁还单身的黄金单身塔犬。

【维勇】桃花期EP.1(娱乐圈AU) by 糯米桂花 连载

超人气演员维克托(27)X 未出道小偶像勇利(23)

【维勇/或勇维?】请你只看我一个人(年龄向)第一章 by 断空之下

·又名,喵的我喜欢上我的辅导教练了怎么办?19岁维克多×24岁胜生勇利

【维勇】颜【河蟹】射——黄【河蟹】暴三十题(1) by 木姜子 连载?

咳咳姑且算在长篇里吧,请一定要连载下去!

【维勇】模特的正确使用方式(一) by 木姜子 连载

A画家维×O模特勇

【勇维】Somthing for nothing by 脑洞君不开心 完结!两篇番外

【冰上的尤里】【维勇】Beloved Memories(珍爱回忆)上 by 开花de潘

上中下已完结,

在巴塞罗那,维克多撞到了头,因此丧失记忆。醒来之后,看到手上金灿灿的婚戒,他坚信勇利是自己的丈夫。

【维勇】吃醋(?)日常(上) 反正是小甜饼 by FallinD 连载 婚后日常

【维勇】《一个舰队的情敌》 by 酒爵 连载 论坛体+第三人称片段 超好看

YOI 维勇/勇维 Not Alone (短篇)  YOI 短篇 维勇/勇维 很多年后的我们 by 一块大鳕鱼 番外比正文长系列,不知道有没有完结233

【维勇】妙手仁心(1)(ABO|医患AU| 患者Alpha维克托x医生Omega勇利) by 秋阿声。 

病患模特Alpha维克托 x 性冷淡医生Omega勇利

【冰上的尤里/维勇/16维克托x26勇利】温柔以待-1 by 被窝型小船

勇利:26岁,退役的日本花滑选手。维克托:16岁,俄罗斯次世代的超实力滑冰选手。

【维勇】最爱的你 01 by Glory_格洛里 连载

*学生维克托X教练勇利

【维勇】听说维克托捡到了勇利的猫01|娱乐圈paro by 孤灯隔远汀 连载~

马卡钦影帝维克托捡到同行迷弟勇利的猫的故事ouo

他从不言说 01 by Azu 连载~  花吐病梗

总帅他其实早有预谋01/兽人/維勇 by 蝠兔 连载

兽人世界设定  维克多:帝国三军军团统帅,兽型银狼,雄性。勇利:帝国三军随军医护,雌性。

『维勇』突然变成了男神家的狗应该怎么办-01 by 真相不太白 完结!

勇利老是和玛卡钦交换身体怎么破,亲一下就换回来啦!小萌文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1(ABO) by kitabinn 连载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omega勇利







最后放一篇评论 结点  by T_theresa 。这篇文章是在完结之前写的,虽然因为第二季的原因没有奶中结婚,dan's我以为这篇文章说出了我的心声,也点出了为什么会这么多人爱这部番。在此引用一段话:”我认为《冰上的尤里》这部动画,不仅仅是一部纯粹娱乐性质的动画,而是带有一定思维导向性的动画,它的意义可能不仅在于向人们传达花滑运动精神,更是传达了一种新的思潮。这种思潮就是,同性恋爱题材并不是一个“非正常向”“特殊”题材,而是‘正常向’。”


和诸位一起爱上小滑冰,爱上维勇真是太好了。一起期待第二季。比心。


【维勇】生栗子与烤栗子

一个瓶子:

生栗子与烤栗子。

 

#私设有这——————————————么多。

#若维有?

#中秋快乐以及开播一周年!!!时间过得真快啊…!能遇见这部作品真的是太好了。

#追过去的两人本来还以为马卡钦想给他们展示新探索来的珍宝,结果到那儿却看见贵宾犬伏在地上呼呼地鼻子往外喷气,一双豆豆眼死死盯着前头一些深绿色的刺球,发出警惕的呼噜声。

 

 

 

“维…维克多你可千万别动。”手里握着把亮银色剪刀的胜生氏青年脸色凝重如临大敌。

他抬着手颤颤巍巍地从后方靠近前头那个脖子围着着塑料理发围布的他的教练,两指夹起一缕斯拉夫人的额发,剪刀两刃分开却迟迟不肯再次合上。看在他那一柜子维克多刊登了青年时期照片的杂志的份上,他本来犯不着在这事儿上变得缩手缩脚。然而帮维克多剪头发这件事显然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出现在年轻的胜生先生脑海里过,因而也怪不得他突然神经紧张。

他的意思是,老天,这可是要剪那个维克多的头发哦?

同样明显的是这位年轻的、忐忑的胜生先生暂时性的忽略了春天那会他就拍过自家教练头顶那回事,夏天去海边玩的时候他俩还互相把彼此那头短发揉成了两座落水的鸡窝。

勇利决定想点别的来放松一下心情,他要是再盯着那节即将在被截断的头发铁定会精神失常。

他放任自己走神了一下,从他的角度向下能先看见他教练那个可爱的发旋——他知道用“可爱”来形容一个发旋是有那么点奇怪,可是还有什么别的词儿更合适吗。再来是同样有些长了的发尾,因为先前喷过水雾,这会儿相当服帖地贴在那人笔直的脖颈上。

说起来,维克多的头发比看上去软一些,以前看到他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他头发上还抹着些发蜡。那让他看上去整洁又英俊,装扮得仿佛一尘不染风度翩翩像个王子,可就是有那么一点“整齐过度”。要知道看了差不多六个月这人头发散乱的样子,前些日子中四国九州选手权那会儿那个利落得没有一根多余头发乱翘的维克多才显得有点不对劲了。

说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呢,指尖撵着银灰发丝的亚洲青年不禁还是有些恍惚。

 

其实,硬要细究的话,触发“胜生勇利帮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剪刘海”事件的关键道具是一筐还没脱掉尖刺壳的毛栗子。虽然这看上去很扯,但事实如此。

 

这一天是“不论如何今天休息半天不准训练”日,虽然随时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和记忆是很重要,但维克多一向提倡勇利需要知道什么叫张弛有度。

维克多一直坚持勇利有时候用功过度了这种说法,毕竟他来的头两个月里就抓到过五六次这个体力好到仿佛用不光的青年出去跑步——还不算上他有时候自己忘掉,或者不到九点一刻就因为白天劳累和温泉助眠睡趴在床上的日子。

他后来想出一个新招——九点整就把他那屋所有灯都关上,头顶大灯和四盏落地灯,全部。然后静静地抱着他的老伙计躺在床上蒙着被子看手机,然后时刻关注几米开外走廊里的动静,不出意外的话二十分钟内他就能现场抓包一个穿戴整齐准备偷溜出去的胜生勇利。

这手段还是太刻意了,维克多原先也没打算这么干。事实上把勇利拐过来跟他一块睡就能完全避免半夜出逃这事了,可是勇利坚持不同意过来躺着,每一次维克多抱着枕头去敲隔壁房间的门他也拒绝。

然而维克多没成功几回就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方案。

发现趁着自己教练睡着偷溜出去有难度之后,胜生选手就开始随机在晚饭半个小时后的任何时段随机消失。他只要花上十几秒跟家里除了维克多之外的任何一个人说一句“我稍微出门跑个步”就能消失得没影。

维克多曾经跟他的老伙计贵宾犬打过招呼让她盯着勇利:“嘿马卡钦我的小可爱,勇利要是偷偷出门的话就来通知我哟。”

然而这一点用都不管,第一次维克多这么嘱咐过他的老朋友之后的当晚十一点零三分,他就只能黑着张脸在乌托邦胜生温泉旅馆的后门,抱着手臂等着他不听话的学生和被他学生拐走的、开心地摇着尾巴的小叛徒。

总之突然有一天开始胜生勇利的日程表上就多了一个叫做“不论如何今天休息半天不准训练”的日子,而胜生家爸爸抱着一筐还没脱去最外壳的绿油油的毛栗子进货回来的这天就是这样一天。

通常胜生家的进货时间结束得非常早,下午回家的时候维克多和勇利能发现这框新进的时令食材主要是因为它们被遗忘在了院子里树下的一个角落。

 

第一个发现它们的其实是马卡钦。深棕色的长毛犬被带着结束了例行晨间的散步,正乖巧地随着主人的步伐慢慢行走。到了门口的时候这只聪明的大犬突然蹦跳起来,飞快地跃向了她中意的那棵树下,响亮地吠了两声便开始绕着那树转圈。

追过去的两人本来还以为马卡钦想给他们展示新探索来的珍宝,结果到那儿却看见贵宾犬伏在地上呼呼地鼻子往外喷气,一双豆豆眼死死盯着前头一些深绿色的刺球,发出警惕的呼噜声。

“马卡钦,这个可不能乱吃呀。”维克多赶紧蹲下身去,生怕这只好奇的大犬凑过去闻味道的时候扎到她鼻尖,起来的时候手里就捧着那框栗子了:“是不是忘在这儿了?”

“应该是的吧。”勇利答,跟维克多一块向院子更深的走去。过了一个转角就看见宽子在那边清扫落叶。

他来的时候还下着雪,没想到一眨眼已经是秋天。

宽子瞧见维克多和勇利开心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她撑撑自己的腰,勇利赶紧过去接过了她手上那只大号的扫帚。“其实马上就扫完了呀。”她怜爱地看着接过自己手上活计的小儿子说道,然后看见维克多手上的那只麻绳筐相当欣喜地拍了一下手:“哎呀,原来这筐丢在这儿了呀。刚才还以为是进货时弄错了数呢。”

维克多也走近了一些,像宽子展示了一下手中的物件然后询问道:“要不要我把它们送到厨房去?”他说这话的时候马卡钦不知道怎么突然就窜到几人中间,下肢立起扑在维克多身上,像是要去拿爪子够栗子似的。

宽子赶紧摆了摆手:“不用啦,本来也是要给自家留一些的。”她半躬下身子,十分爱怜地揉了揉马卡钦的脑袋突然福至心灵:“说起来刚好一会儿烧落叶的时候可以烤些栗子呢。”她的眼睛闪亮起来,又拍了两下手掌:“对啦,就在院子里烤吧,给这孩子也分一些。”

胜生家的人打从一开始就非常疼爱马卡钦,这只通人性的大犬也从来不吝啬表达着对于他们的喜爱。像是听懂了宽子说的话,马卡钦亲昵地舔了舔她的手背,惹得宽子咯咯笑出了声。

“烤好了就放在走廊边吧,我一会儿喊爸爸和真利抽空过来。”宽子笑盈盈地跟院子里两个小伙子挥了挥手,又进到大堂去招待客人了。

 

勇利和维克多从院子里的小仓库里翻出了两把铲子,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挖了浅坑把落叶和栗子都码放进去。他们又借真利的打火机用报纸引了火,即使还没有完全晾干的叶子不是那么好烧,点着的时候还是窜起了不矮的一丛明火。

“哎呦!”方才的火差点燎到他的刘海,维克多捂着前额往后退了两步,就像不知不觉间气温偷偷转凉,叶片染色,季节变迁那样不着痕迹,几个星期前修过的刘海又显得有些过长了。

勇利抿着嘴笑话他现在有点傻乎乎的教练,拿树枝戳了戳落叶堆突发奇想地提议道:“反正还要烧一阵子,要不要先剪个头发?”

 

勇利知道维克多最开始差不多每两个星期会去一次镇上的美容室修头发,每次差不多就修个半厘米,后来知道胜生家的成员基本上每一个半个月就在后院自己剪一次头发之后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们有一整套理发的用具,包括喷壶、几把剪刀以及附带好几种不同推头的推子,从勇利和真利小的时候一直用到现在。维克多似乎很乐意接受这种在家自己理头发的新模式,总是乖巧地坐在半高的板凳上任由胜生家的爸爸或者姐姐操刀。

这意思就是勇利其实根本没试过帮别人剪头发,虽然他上大学那会儿经常对着镜子给自己剪过,但那并不能作数。

等勇利瞧见维克多头上别了几个卡子留给他一个安静的背影时才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咽了咽口水,感觉手还是有些不争气地发抖。要冷静,冷静,就算这是要给那个维克多剪头发——老天爷他真的要给维克多剪头发吗?

他小心翼翼地挑起维克多一片刘海,剪刀跟上高高地吊在上方,他要是就这样一刀下去顶多能削下个几毫米发尖。他能看见维克多眯着眼睛,眼皮轻轻打颤。

“勇利?”注意到半天都没有动作,维克多忍不住微微张开右眼催促道。勇利被这一声唤回了神,赶紧回复道:“啊,抱歉,突然有点走神。”

“在想些什么?”

“就突然想问,维克多…以前突然剪掉长发是怎么样的?”轻轻抚摸着维克多的头发,勇利无意识地问出了一个非常在意的问题,还未来得及担心问题是否过于冒犯,身前的人歪着头思考了一下便给了他回复:

“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没想到自己会那么伤心吧。”

 

十七岁的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坐在理发店的镜子前已经有五分钟了。距离他走进这家店铺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而接待他的理发师已经是第三次问过他“是否确定真要剪掉这头精灵般美丽的长发”。

“不然我来干嘛的?”用着跟秀丽容貌不太相符的语气和低哑的声音回答道,长发的维克多无奈地耸了耸肩,十分希望他的理发师不要再磨磨蹭蹭下去,毕竟是他已经决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干成。

维克多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身后的理发师比他要痛心疾首上好几倍,他从十二岁开始留着长发,即使自己也有点舍不得,但他明白这是必须的——他总是在最精准的时候明白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改变。

“如果你这么坚持的话。”理发师轻轻叹了口气,最后用梳子顺过面前的银发,然后将那些银线似的发丝拢在了一块。他透过镜子最后通过眼神得到了维克多的确认,交换了一个凝重的眼神之后,锋利的剪刀开始不能挽回地削断发丝。

齐腰的银发被斩断的同时,盯着镜子的那双透蓝的眼睛里还是流下了一串眼泪。

“哦老天,你还好吗。”那个理发师立即停下了手。头发只是刚被凌乱削到齐肩的程度,现在停下的话也并非不可。

然而维克多摇了摇头,从理发的围布底下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自己泛红的眼角:“不,请您继续吧。”他说,很快又恢复的镇定:“我只是突然在想,马卡钦——我养的贵宾犬等我回家之后会不会变得不认识我。”

“不会的,好小伙。”理发师捏了捏他的肩膀安慰道:“狗都很聪明的,他马上就会拥有一个有帅气短发的主人啦。”

“事实上,那是位可爱的小公主。”维克多找回了微笑,虽然仍有一些液体在他眼眶里打转,但他有信心不会让它们再掉下来。他使劲眨了眨眼,然后对理发师说:“您继续吧,我等不及快点回去见她了。”

维克多目光坚定地看着镜子里有点陌生的自己,舍不得并不代表无法作别。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今天突然跑去剪了头发,就像一开始续起长发时那般的无意。他也并不会知道第二天他剪去长发的消息被披露出去之后会让多少人心碎,甚至包括几天后几个时区外一个海边小镇男孩为这件事留下眼泪。

 

“所以你就这么轻易地剪了你的头发?”勇利没注意自己突然提高了音量。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维克多,简略讲了讲过程并且跳过自己伤心流眼泪那段的他的教练也只是不以为意地冲勇利眨了眨眼。

“就是普通地剪了个头发,不得不说第一回他给我剪的那个发型真是糟透了。”还留着当时新闻剪报的胜生选手跟着点了点头。

勇利发现自己似乎镇定下来了,但是还是不由得追问:“那回去之后呢?”

“回去之后?”

“就是,见到马卡钦之后。”

“嗨呀说到这个,我回去之后站在门口马卡钦就冲我叫,我当时可吓坏了。”

 

突然剪掉长发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回去的路上维克多不住地抚摸着自己的后脖子。虽然碎头发应该已经被确实地洗净,但新修理过的脖子后头刺刺地碰着毛衣感觉简直糟透了。

真难受,他想滑冰。

回去的路上他只有这两个念头,就想尽快回去抱抱他的贵宾犬,然后拿着冰鞋找到随便一家什么冰场滑上几个钟头。

他开门的时候听见熟悉的四足脚步声,他能想象到他可爱的贵宾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赶到门前来见他了——她比刚来的时候大了整整两圈,现在扑到他身上前肢甚至能够到他的肩膀。

维克多拧开了门,满心期待迎接一个来自狗狗热情的拥抱,结果开门之后,那只摇着尾巴的贵宾犬却突然停了下来,有些警惕地压低上半身对着维克多,发出呜呜地叫声。

短发的小帅哥突然就泄了气,他之前那个“马卡钦是不是要不认识我了”的预言似乎是成真了。离家前还亲昵地缠着他的狗狗这会儿像是不认识他了一样警惕着他伸过去的手,似乎也是在不解这个跟主人穿着一样衣服的人类到底是谁。

维克多感觉这次眼泪似乎完全忍不住了,他在门口蹲下来把头埋进膝盖里,鼻子蹭得通红。他委屈地抬起眼睛看着他的大狗,声音都有些抽泣:“马卡钦…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他瞧着棕色的贵宾犬试探性地凑近嗅了嗅他的裤脚,突然又竖起耳朵摇起了尾巴。她又靠的更近围着他闻了一圈,最后像是宣布胜利似得欢快地叫了两声,用脑袋蹭着维克多的手臂想钻进他怀里去。

“呜,你这小坏蛋,我当是你真的不认识我了。”银发的小青年破涕为笑,拥抱了他的大狗,鼻涕和眼泪全都蹭到了那些卷曲的毛发上。

 

“连马卡钦都不认识你,谁叫你突然就去剪了头发。”勇利小声嘀咕着,饶是这个距离下维克多也听不清勇利用自己母语在抱怨些什么。

“说这么多,难道勇利也觉得长头发的我比较好嘛?”维克多重新闭上眼睛,嘟着嘴催促着:“总之快点啦,栗子都要烤糊了。”

勇利听了维克多简单的叙述不只为何稍微安了心,怀念着记忆里惊艳的丝绸般的长发,手指轻柔地抚了抚他教练的柔顺的头发:“因为,维克多的头发很漂亮嘛。”他轻声低语,声音中包含着连他都没意识到的纯然喜爱的心情。

维克多听到他的话眼皮颤了颤,抿了抿嘴唇终是没有作声。

这次勇利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动手,他比划着大约需要修剪的长度,准备稳妥地下刀。

“啪!”

结果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栗子外壳爆裂的声响,勇利吓得下意识地合上了剪刀——约莫一厘米半的银灰发丝落到了院子的土地上。

 

勇利猛地转到维克多的面前,面对着一个刘海缺了一块的维克多·尼基福罗夫面色铁青。

 

 

 

 

 

 

 

 

 

 

 

 

 

——————————

说出来连我都不信,我原先想写的其实不是这个…

说起来已经放映了一周年啦!!!当时一定不会想到一年后的现在是这个样子,不会知道因为这部作品遇到了怎样的人,不知道因为这部作品获得了怎样的感动。

无论什么时候都想说,非常感谢能遇到YOI这部作品,非常感谢因此而衍生的一切,因此而遇见的你们。

然而现在想想去年这个时候的自己怕不是真的瞎了,还瞎了差不多两个多月。

 

【维勇】生栗子与烤栗子

一个瓶子:

生栗子与烤栗子。

 

#私设有这——————————————么多。

#若维有?

#中秋快乐以及开播一周年!!!时间过得真快啊…!能遇见这部作品真的是太好了。

#追过去的两人本来还以为马卡钦想给他们展示新探索来的珍宝,结果到那儿却看见贵宾犬伏在地上呼呼地鼻子往外喷气,一双豆豆眼死死盯着前头一些深绿色的刺球,发出警惕的呼噜声。

 

 

 

“维…维克多你可千万别动。”手里握着把亮银色剪刀的胜生氏青年脸色凝重如临大敌。

他抬着手颤颤巍巍地从后方靠近前头那个脖子围着着塑料理发围布的他的教练,两指夹起一缕斯拉夫人的额发,剪刀两刃分开却迟迟不肯再次合上。看在他那一柜子维克多刊登了青年时期照片的杂志的份上,他本来犯不着在这事儿上变得缩手缩脚。然而帮维克多剪头发这件事显然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出现在年轻的胜生先生脑海里过,因而也怪不得他突然神经紧张。

他的意思是,老天,这可是要剪那个维克多的头发哦?

同样明显的是这位年轻的、忐忑的胜生先生暂时性的忽略了春天那会他就拍过自家教练头顶那回事,夏天去海边玩的时候他俩还互相把彼此那头短发揉成了两座落水的鸡窝。

勇利决定想点别的来放松一下心情,他要是再盯着那节即将在被截断的头发铁定会精神失常。

他放任自己走神了一下,从他的角度向下能先看见他教练那个可爱的发旋——他知道用“可爱”来形容一个发旋是有那么点奇怪,可是还有什么别的词儿更合适吗。再来是同样有些长了的发尾,因为先前喷过水雾,这会儿相当服帖地贴在那人笔直的脖颈上。

说起来,维克多的头发比看上去软一些,以前看到他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他头发上还抹着些发蜡。那让他看上去整洁又英俊,装扮得仿佛一尘不染风度翩翩像个王子,可就是有那么一点“整齐过度”。要知道看了差不多六个月这人头发散乱的样子,前些日子中四国九州选手权那会儿那个利落得没有一根多余头发乱翘的维克多才显得有点不对劲了。

说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呢,指尖撵着银灰发丝的亚洲青年不禁还是有些恍惚。

 

其实,硬要细究的话,触发“胜生勇利帮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剪刘海”事件的关键道具是一筐还没脱掉尖刺壳的毛栗子。虽然这看上去很扯,但事实如此。

 

这一天是“不论如何今天休息半天不准训练”日,虽然随时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和记忆是很重要,但维克多一向提倡勇利需要知道什么叫张弛有度。

维克多一直坚持勇利有时候用功过度了这种说法,毕竟他来的头两个月里就抓到过五六次这个体力好到仿佛用不光的青年出去跑步——还不算上他有时候自己忘掉,或者不到九点一刻就因为白天劳累和温泉助眠睡趴在床上的日子。

他后来想出一个新招——九点整就把他那屋所有灯都关上,头顶大灯和四盏落地灯,全部。然后静静地抱着他的老伙计躺在床上蒙着被子看手机,然后时刻关注几米开外走廊里的动静,不出意外的话二十分钟内他就能现场抓包一个穿戴整齐准备偷溜出去的胜生勇利。

这手段还是太刻意了,维克多原先也没打算这么干。事实上把勇利拐过来跟他一块睡就能完全避免半夜出逃这事了,可是勇利坚持不同意过来躺着,每一次维克多抱着枕头去敲隔壁房间的门他也拒绝。

然而维克多没成功几回就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方案。

发现趁着自己教练睡着偷溜出去有难度之后,胜生选手就开始随机在晚饭半个小时后的任何时段随机消失。他只要花上十几秒跟家里除了维克多之外的任何一个人说一句“我稍微出门跑个步”就能消失得没影。

维克多曾经跟他的老伙计贵宾犬打过招呼让她盯着勇利:“嘿马卡钦我的小可爱,勇利要是偷偷出门的话就来通知我哟。”

然而这一点用都不管,第一次维克多这么嘱咐过他的老朋友之后的当晚十一点零三分,他就只能黑着张脸在乌托邦胜生温泉旅馆的后门,抱着手臂等着他不听话的学生和被他学生拐走的、开心地摇着尾巴的小叛徒。

总之突然有一天开始胜生勇利的日程表上就多了一个叫做“不论如何今天休息半天不准训练”的日子,而胜生家爸爸抱着一筐还没脱去最外壳的绿油油的毛栗子进货回来的这天就是这样一天。

通常胜生家的进货时间结束得非常早,下午回家的时候维克多和勇利能发现这框新进的时令食材主要是因为它们被遗忘在了院子里树下的一个角落。

 

第一个发现它们的其实是马卡钦。深棕色的长毛犬被带着结束了例行晨间的散步,正乖巧地随着主人的步伐慢慢行走。到了门口的时候这只聪明的大犬突然蹦跳起来,飞快地跃向了她中意的那棵树下,响亮地吠了两声便开始绕着那树转圈。

追过去的两人本来还以为马卡钦想给他们展示新探索来的珍宝,结果到那儿却看见贵宾犬伏在地上呼呼地鼻子往外喷气,一双豆豆眼死死盯着前头一些深绿色的刺球,发出警惕的呼噜声。

“马卡钦,这个可不能乱吃呀。”维克多赶紧蹲下身去,生怕这只好奇的大犬凑过去闻味道的时候扎到她鼻尖,起来的时候手里就捧着那框栗子了:“是不是忘在这儿了?”

“应该是的吧。”勇利答,跟维克多一块向院子更深的走去。过了一个转角就看见宽子在那边清扫落叶。

他来的时候还下着雪,没想到一眨眼已经是秋天。

宽子瞧见维克多和勇利开心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她撑撑自己的腰,勇利赶紧过去接过了她手上那只大号的扫帚。“其实马上就扫完了呀。”她怜爱地看着接过自己手上活计的小儿子说道,然后看见维克多手上的那只麻绳筐相当欣喜地拍了一下手:“哎呀,原来这筐丢在这儿了呀。刚才还以为是进货时弄错了数呢。”

维克多也走近了一些,像宽子展示了一下手中的物件然后询问道:“要不要我把它们送到厨房去?”他说这话的时候马卡钦不知道怎么突然就窜到几人中间,下肢立起扑在维克多身上,像是要去拿爪子够栗子似的。

宽子赶紧摆了摆手:“不用啦,本来也是要给自家留一些的。”她半躬下身子,十分爱怜地揉了揉马卡钦的脑袋突然福至心灵:“说起来刚好一会儿烧落叶的时候可以烤些栗子呢。”她的眼睛闪亮起来,又拍了两下手掌:“对啦,就在院子里烤吧,给这孩子也分一些。”

胜生家的人打从一开始就非常疼爱马卡钦,这只通人性的大犬也从来不吝啬表达着对于他们的喜爱。像是听懂了宽子说的话,马卡钦亲昵地舔了舔她的手背,惹得宽子咯咯笑出了声。

“烤好了就放在走廊边吧,我一会儿喊爸爸和真利抽空过来。”宽子笑盈盈地跟院子里两个小伙子挥了挥手,又进到大堂去招待客人了。

 

勇利和维克多从院子里的小仓库里翻出了两把铲子,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挖了浅坑把落叶和栗子都码放进去。他们又借真利的打火机用报纸引了火,即使还没有完全晾干的叶子不是那么好烧,点着的时候还是窜起了不矮的一丛明火。

“哎呦!”方才的火差点燎到他的刘海,维克多捂着前额往后退了两步,就像不知不觉间气温偷偷转凉,叶片染色,季节变迁那样不着痕迹,几个星期前修过的刘海又显得有些过长了。

勇利抿着嘴笑话他现在有点傻乎乎的教练,拿树枝戳了戳落叶堆突发奇想地提议道:“反正还要烧一阵子,要不要先剪个头发?”

 

勇利知道维克多最开始差不多每两个星期会去一次镇上的美容室修头发,每次差不多就修个半厘米,后来知道胜生家的成员基本上每一个半个月就在后院自己剪一次头发之后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们有一整套理发的用具,包括喷壶、几把剪刀以及附带好几种不同推头的推子,从勇利和真利小的时候一直用到现在。维克多似乎很乐意接受这种在家自己理头发的新模式,总是乖巧地坐在半高的板凳上任由胜生家的爸爸或者姐姐操刀。

这意思就是勇利其实根本没试过帮别人剪头发,虽然他上大学那会儿经常对着镜子给自己剪过,但那并不能作数。

等勇利瞧见维克多头上别了几个卡子留给他一个安静的背影时才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咽了咽口水,感觉手还是有些不争气地发抖。要冷静,冷静,就算这是要给那个维克多剪头发——老天爷他真的要给维克多剪头发吗?

他小心翼翼地挑起维克多一片刘海,剪刀跟上高高地吊在上方,他要是就这样一刀下去顶多能削下个几毫米发尖。他能看见维克多眯着眼睛,眼皮轻轻打颤。

“勇利?”注意到半天都没有动作,维克多忍不住微微张开右眼催促道。勇利被这一声唤回了神,赶紧回复道:“啊,抱歉,突然有点走神。”

“在想些什么?”

“就突然想问,维克多…以前突然剪掉长发是怎么样的?”轻轻抚摸着维克多的头发,勇利无意识地问出了一个非常在意的问题,还未来得及担心问题是否过于冒犯,身前的人歪着头思考了一下便给了他回复:

“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没想到自己会那么伤心吧。”

 

十七岁的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坐在理发店的镜子前已经有五分钟了。距离他走进这家店铺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而接待他的理发师已经是第三次问过他“是否确定真要剪掉这头精灵般美丽的长发”。

“不然我来干嘛的?”用着跟秀丽容貌不太相符的语气和低哑的声音回答道,长发的维克多无奈地耸了耸肩,十分希望他的理发师不要再磨磨蹭蹭下去,毕竟是他已经决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干成。

维克多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身后的理发师比他要痛心疾首上好几倍,他从十二岁开始留着长发,即使自己也有点舍不得,但他明白这是必须的——他总是在最精准的时候明白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改变。

“如果你这么坚持的话。”理发师轻轻叹了口气,最后用梳子顺过面前的银发,然后将那些银线似的发丝拢在了一块。他透过镜子最后通过眼神得到了维克多的确认,交换了一个凝重的眼神之后,锋利的剪刀开始不能挽回地削断发丝。

齐腰的银发被斩断的同时,盯着镜子的那双透蓝的眼睛里还是流下了一串眼泪。

“哦老天,你还好吗。”那个理发师立即停下了手。头发只是刚被凌乱削到齐肩的程度,现在停下的话也并非不可。

然而维克多摇了摇头,从理发的围布底下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自己泛红的眼角:“不,请您继续吧。”他说,很快又恢复的镇定:“我只是突然在想,马卡钦——我养的贵宾犬等我回家之后会不会变得不认识我。”

“不会的,好小伙。”理发师捏了捏他的肩膀安慰道:“狗都很聪明的,他马上就会拥有一个有帅气短发的主人啦。”

“事实上,那是位可爱的小公主。”维克多找回了微笑,虽然仍有一些液体在他眼眶里打转,但他有信心不会让它们再掉下来。他使劲眨了眨眼,然后对理发师说:“您继续吧,我等不及快点回去见她了。”

维克多目光坚定地看着镜子里有点陌生的自己,舍不得并不代表无法作别。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今天突然跑去剪了头发,就像一开始续起长发时那般的无意。他也并不会知道第二天他剪去长发的消息被披露出去之后会让多少人心碎,甚至包括几天后几个时区外一个海边小镇男孩为这件事留下眼泪。

 

“所以你就这么轻易地剪了你的头发?”勇利没注意自己突然提高了音量。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维克多,简略讲了讲过程并且跳过自己伤心流眼泪那段的他的教练也只是不以为意地冲勇利眨了眨眼。

“就是普通地剪了个头发,不得不说第一回他给我剪的那个发型真是糟透了。”还留着当时新闻剪报的胜生选手跟着点了点头。

勇利发现自己似乎镇定下来了,但是还是不由得追问:“那回去之后呢?”

“回去之后?”

“就是,见到马卡钦之后。”

“嗨呀说到这个,我回去之后站在门口马卡钦就冲我叫,我当时可吓坏了。”

 

突然剪掉长发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回去的路上维克多不住地抚摸着自己的后脖子。虽然碎头发应该已经被确实地洗净,但新修理过的脖子后头刺刺地碰着毛衣感觉简直糟透了。

真难受,他想滑冰。

回去的路上他只有这两个念头,就想尽快回去抱抱他的贵宾犬,然后拿着冰鞋找到随便一家什么冰场滑上几个钟头。

他开门的时候听见熟悉的四足脚步声,他能想象到他可爱的贵宾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赶到门前来见他了——她比刚来的时候大了整整两圈,现在扑到他身上前肢甚至能够到他的肩膀。

维克多拧开了门,满心期待迎接一个来自狗狗热情的拥抱,结果开门之后,那只摇着尾巴的贵宾犬却突然停了下来,有些警惕地压低上半身对着维克多,发出呜呜地叫声。

短发的小帅哥突然就泄了气,他之前那个“马卡钦是不是要不认识我了”的预言似乎是成真了。离家前还亲昵地缠着他的狗狗这会儿像是不认识他了一样警惕着他伸过去的手,似乎也是在不解这个跟主人穿着一样衣服的人类到底是谁。

维克多感觉这次眼泪似乎完全忍不住了,他在门口蹲下来把头埋进膝盖里,鼻子蹭得通红。他委屈地抬起眼睛看着他的大狗,声音都有些抽泣:“马卡钦…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他瞧着棕色的贵宾犬试探性地凑近嗅了嗅他的裤脚,突然又竖起耳朵摇起了尾巴。她又靠的更近围着他闻了一圈,最后像是宣布胜利似得欢快地叫了两声,用脑袋蹭着维克多的手臂想钻进他怀里去。

“呜,你这小坏蛋,我当是你真的不认识我了。”银发的小青年破涕为笑,拥抱了他的大狗,鼻涕和眼泪全都蹭到了那些卷曲的毛发上。

 

“连马卡钦都不认识你,谁叫你突然就去剪了头发。”勇利小声嘀咕着,饶是这个距离下维克多也听不清勇利用自己母语在抱怨些什么。

“说这么多,难道勇利也觉得长头发的我比较好嘛?”维克多重新闭上眼睛,嘟着嘴催促着:“总之快点啦,栗子都要烤糊了。”

勇利听了维克多简单的叙述不只为何稍微安了心,怀念着记忆里惊艳的丝绸般的长发,手指轻柔地抚了抚他教练的柔顺的头发:“因为,维克多的头发很漂亮嘛。”他轻声低语,声音中包含着连他都没意识到的纯然喜爱的心情。

维克多听到他的话眼皮颤了颤,抿了抿嘴唇终是没有作声。

这次勇利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动手,他比划着大约需要修剪的长度,准备稳妥地下刀。

“啪!”

结果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栗子外壳爆裂的声响,勇利吓得下意识地合上了剪刀——约莫一厘米半的银灰发丝落到了院子的土地上。

 

勇利猛地转到维克多的面前,面对着一个刘海缺了一块的维克多·尼基福罗夫面色铁青。

 

 

 

 

 

 

 

 

 

 

 

 

 

——————————

说出来连我都不信,我原先想写的其实不是这个…

说起来已经放映了一周年啦!!!当时一定不会想到一年后的现在是这个样子,不会知道因为这部作品遇到了怎样的人,不知道因为这部作品获得了怎样的感动。

无论什么时候都想说,非常感谢能遇到YOI这部作品,非常感谢因此而衍生的一切,因此而遇见的你们。

然而现在想想去年这个时候的自己怕不是真的瞎了,还瞎了差不多两个多月。

 

[维勇]胜生勇利的耳朵今天掉了么?

醉:

loveless梗,充斥着对猫耳的妄想,没有战斗机设定

一发完

以上OK?

  推特上有一个账号,虽然每天都在更新同样一句话,但关注者众多,大多都是花滑界的观众和选手们。

  这个账号的名字叫做“胜生勇利的耳朵今天掉了么?”。

  啊,今天也毫不例外的发着同样一句话。

  ——没有。

 

  众所周知,这个世界上不论性别,不论人种,不论年纪,所有的人类,在出生时都会长着一双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大用处的猫咪耳朵——在明明已经有一对正常的耳朵的情况下——以及一条柔软灵活的尾巴,这种看起来跟情/趣道具没什么区别的赘余器官,在少年男女失去童/贞的那一刻就会消失,并且没有什么不良的副作用,似乎它们存在的价值就是标记一个人是不是纯洁。

  不禁让人想吐糟创造这个世界的神明有多么的恶趣味。

  不过,不同颜色的猫咪耳朵着实也是这世界的一道美丽风景,但出于国情的差异,除了部分比较保守的古国,大部分欧美国家过了15岁的孩子头上就很难见到一抖一抖的猫咪耳朵了。

  然而在一些比较特殊的领域里,孩子们的纯洁程度似乎得到了呵护,15岁还保留着耳朵的不在少数。例如围棋和花样滑冰,经常可以看到18岁左右还顶着耳朵出现在赛场上的少男少女们,老实说,带着耳朵进行跳跃大概是会增加风阻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表演清纯动人的节目时也会得到意外的加分好评。

  总之,耳朵的保留时间在这个领域里还是得到了延长的。

  但是,超过23岁还没有失去耳朵的日本男子花样滑冰选手胜生勇利,确实也是一道奇景了。尽管他自认为是个正常的23岁成年男性,可是没有失去耳朵就不能算作成年,也是世界公认的呢。

  这跟胜生勇利自我封闭的性格完全脱离不开关系,从12岁他在电视上看到俄罗斯的花滑王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那一刻开始,到23岁追逐着他的背影踏上首次GPF的征程为止,他一直一个人孤独的前行着,虽然途中不乏试图撬开他龟缩内心硬壳的人,但是没有一个成功者,无论男女。

  他只是一个人孤独的、艰难的在冰上舞动着。

  23岁的胜生勇利依旧带着深棕红色的耳朵,盘起来尾巴滑冰,又或者说,这更增添了他在冰上的魅力。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其实并未注意过同台竞技的大龄选手还带着耳朵这件小事——或者说,他压根从来没有在意过同台竞技的新面孔。但是当他在晚宴看到胜生勇利时,他意识到他犯了一个不算小的错误:他把同台竞技的选手错认成普通粉丝,并且向他询问要不要合影。

  这可不是件好事,怪不得白天青年的耳朵都耷拉了下来,拉着箱子转身就走。维克托有点愧疚,从身边克里斯托夫那打听到胜生勇利的真实身份后,他整场晚宴都有些心不在焉,看着猫耳的青年一杯杯的灌着香槟——一个未成年男性喝这么多酒可不太妙,维克托这么想着——虽然事实上青年人已经年满23了。

  在维克托快忍不住去制止前,勇利已经喝醉了,他满脸潮红的走了过来并向维克托邀舞,并不算大的猫咪耳朵微微颤抖,棕红色的尾巴从曲线优美的臀后伸出,上下轻微的摆动着。

  好想摸一下是什么手感,一定很柔软……维克托有点恍惚,就这么一会儿,看起来与之前分外不同的猫咪已经被身边炸毛的尤里猫截胡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维克托从来没想象过——在充满着虚情假意寒暄和试探的社交场合放肆的斗舞,不论场合,不计后果——而那只棕红色的猫儿体力充沛的惊人,一挑三还保持着完美的胜率,舞姿热情奔放,舞技精湛拔群,猫耳更是给他增添了几分魅力,当他醉意盎然的脱光上身衣服,半裸着和克里斯托夫起舞,尾巴缠绕在钢管上时,周围的声音险些当场掀翻酒店聚会厅的天花板。

  直到勇利抱着他开始嘟囔着一些听不懂的日语时,维克托还没有缓过神来。他愣愣的抱着猫耳的青年。眼前的男子面色红晕,浑身漾着葡萄酒的香气,深棕红色的耳朵支棱着,时不时抖动一下,上面几根长点的柔软细毛正好触碰到维克托的下巴,搔弄得他心痒痒;尾巴一抖一抖的盘绕在了维克托的手臂上,软蓬蓬的触感,时不时还卷动的上下滑动;他的眼睛水汪汪的,睁大时,维克托发现那并不是远观时看到的一片暗沉黑色,而是像耳朵一样,泛着棕红色,像巧克力里掺杂了一些蔓越莓果汁,温暖而甜蜜。

  当勇利开心的笑着大喊be my coach并扑到他怀里时,维克托感受到了心底荡起了一片涟漪。

  那是心动的感觉。

  不过这并不足以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停驻。

  但几个月后,当维克托在手机上看到别人艾特他的视频时,屏幕中温柔表演的胜生勇利眼中满溢着情感,身体如同音乐本身一般,流泻出不可思议的魅力,即使他的身材比起之前有些圆润,他的表演分依旧能打到不可思议的高分——

  当猫耳青年带着忧郁的浅笑一个回转向前伸出手时,维克托突然反扣了手机,抬头望向天花板。

  三天后,维克托在深夜不顾雅科夫的阻拦,踏上了去日本的飞机。

 

  在长谷津的日子比维克托想象的还要美好,有美味的食物可以吃,有比浴室大很多的温泉可以泡澡,还有温柔羞涩的学生,并且几乎可以说对他有求必应,百依百顺。

  ……除了不怎么肯让他摸耳朵。

  在海边敞开了心扉的谈话让维克托完全了解了他的学生有多么封闭内心,这让他有些不可思议,但内心却有些窃喜。

  如果不是这样的勇利,就完全轮不到他来给这颗蒙尘的珍珠擦拭灰尘了呢。

  维克托叹了口气,看着冰上自己学生一个漂亮的跳跃后远离了场边滑向场地中央,低头翻开了手机,刷起推特。当看到那个名叫“胜生勇利的耳朵今天掉了么?”的推主今天依然发着雷打不动的没有两个字时,他冷笑了出来。

  真是傻,为什么这些人一直想着让勇利掉耳朵?他们一定没有感受过毛茸茸的耳朵划过手掌心那微痒的触感,或者勇利睡在边上时,尾巴不安的卷动缠上手臂的感觉。

  又或者,没有见过在冰场上伴随着eros音乐起舞的猫耳勇利有多么让人着迷。

  维克托·隐形毛绒控·尼基福罗夫想起来马卡钦睡在勇利床上,两只看起来一样毛绒绒的小动物睡成一团的可爱场景,忍不住微笑起来,漂亮的蓝色眼睛流光溢彩,像是最美丽的托帕石,看的远处偷偷观察自家教练的猫咪红了脸。

  ——他后悔了。

  中国大奖赛上,胜生勇利是如此美丽,如此熠熠发光。当他用一个美妙的姿势跃起,在空中旋转出四周并落地时,维克托几乎克制不住自己想尖叫出声的冲动,他不知所措于心中满溢的情感,最后用一个引爆全场的亲吻表达出来。

  他的学生,他的珍珠,彻底拭去了身上的浮灰,折射出柔和美丽的光泽,并不耀眼,却如此打动人心:他的身体轻软却不失柔韧,他的面容虽不娇媚却清秀可爱,他的手指圆润,指甲尖都带着健康的粉红,他的表演流畅美丽,每个旋转都如此吸引视线,让人挪不开眼。

  维克托清楚的意识到,他学生的魅力已经再也没有任何遮挡,勇利是如此耀眼,如此令人着迷——沉迷者包括他自己,他甚至有些后悔打开了这头媚兽的开关,即使他的学生依旧是如此纯净。

  维克托想——他第一次想,亲手摘下勇利的耳朵。

  但不是现在。这个赛季已经开始,至少在GPF结束前,他不能。

  虽然说成年失去耳朵和尾巴对于普通人来说无关紧要,但是对于花样滑冰选手来说,他们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没有耳朵和尾巴的感觉——更何况他需要一些时间,让迟钝的勇利接受他的感情。

  其实,与其说迟钝,不如说,勇利有着天然的狡猾。

  在赛场上时明明无论如何都希望维克托只看着自己,自认为全世界只有他理解维克托之爱的勇利下了场后,对于自己教练的明示暗示都淡然处之,似乎完全不理解时刻亲亲抱抱,甚至会亲吻自己学生冰鞋的教练到底有多超出普通师徒的范畴。

  连戒指都收了,却依然在决赛前被发卡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感到很心酸。

  不过,虽然胜生勇利依然处在状况外,这些行为已经让让全世界都认为他们已经在谈人生谈哲学谈月色美不美了。

  这还间接导致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推论——很多人坚定的认为勇利的耳朵已经掉了,现在还能看到是因为他带了假的。意料之外的是跟这对师徒同台竞技的选手们持有这种观点的不在少数,他们起初多半困惑于勇利忽闪忽闪的猫咪耳朵,然后被这对毫不避讳的师徒闪的一通眼花,最后坚定的觉得胜生勇利头上的猫耳和平时盘绕在腰间的尾巴肯定是假的。

  比如刚刚升入成年组就获得了GPF金牌的尤里·普利赛提。

 

  “我说,你干嘛还一直带着那对假耳朵?表演赛都结束了,可以拆了吧?恶心死了。”晚宴上,尤里丝毫不顾及边上师兄眯起眼睛的警告,给胜生勇利倒了满满一杯香槟。

  “……尤里奥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你干嘛还要带那对假耳朵!”

  “可是……”

  不耐烦听胜生勇利涨红了脸的结巴解释,也喝了不少酒的尤里火气一上来,丝毫没有理睬边上冷下脸想要说什么的维克托,直接做出了平时根本不会做的举动。

  他伸手,狠狠的拽了眼前红着脸青年头上一直在抖动的耳朵。

  然后胜生勇利的惨叫声让他瞬间酒醒了一半,另外一半酒醒的原因则是铁青着脸蹲下去抱住勇利的维克托如同凶兽一样的眼神。

  周围一直偷偷关注着这边的选手们迅速收回了眼神,若无其事的继续交谈着,却着实开始心神不宁,偷偷远离了动乱的三人组开始窃窃私语。

  ——那个胜生勇利的耳朵居然还是真的!

  当忙于安抚自己眼泪汪汪的学生的维克托终于有空听清周围人到底在讨论什么时,话题已经滑落到不可预知的界限边去了。

  晚宴结束时,维克托被面带同情的克里斯托夫塞了一盒药。

  是一盒枸橼酸西地那非片。

  维克托愤怒的决定身体力行来表示他不需要这种东西。

 

  胜生勇利的耳朵今天掉了么?

  ——掉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维勇]6P大豪车(5维x1勇,雷者勿入)

咖喱猪排饭接文小分队:

#维勇#一个6p大豪车
这是一个……车车接龙
角色出演:
27本色维恰 17长发维恰 20服役维恰
34成熟维恰 40发际线危险维恰
 一个本色勇利
搞事!搞事!慎入!慎入!
6p!你没看错!6!!!!p!!!!
大佬们要搞事!我不能阻止,就做了车尾(被打)
可能有bug……
雷者不要点开,雷者不要点开,雷者不要点开
就是搞事,不要忒我,我玻璃心QAQ

接文顺序↓
1. @chaos 
2. @-风水轮转- 
3.@灯花_维勇那么甜
4.@脑洞型破云子 
5. @Yuki 
6.@帥鯔 
7.@白米duangduang 
8.@莉萝萝 
9. @春団団 

如果你准备好了,↓

1    2    3    4    5    6    7    8    9

〖YOI/维勇〗有一个很帅的男友是怎样的体验(知乎体)

木姜子:

感情经历  男朋友  对象

有一个很帅的男友是怎样的体验

相关问题:

有一个身材很好的男友是怎样的体验【←有链接】

男朋友活好是什么体验?【←有链接】

有个很帅的男友细心体贴的爱你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LZ男)

镜像问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的体验

147评论  分享

476个回答     默认排序

 

知乎用户 胜生勇利

4440 人赞同

谢邀,我想有个很帅的男朋友的感觉大概就是:

  1. 早上看到他的脸都不想起床,就算是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都能觉得超级满足,然后时不时凑上去偷偷亲一下,有的时候他会醒过来,然后就……

  2. 出去旅游他经常被异国妹子拦住要求合影;当然身边永远不缺追求者,我已经习惯去餐馆吃饭第二次再去姑娘就会主动来搭讪了;走在路上会有女生看他,甚至偷拍,他都会笑得异常灿烂,就像还在比赛前向那些接机的姑娘们一样,有的时候还会抛媚眼。

  3. 我们都是花样滑冰的教练,学生中或多或少会有女学生,别说成年组的女学生接二连三的找他问这问那,连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受伤了都要他来抱,我想去他还要拦住不让我去,说我会生气

  4. 其实一直想告诉他,看到他的脸就会觉得自己生气不起来,而且我为什么要因为抱受伤的女孩子去医疗室这件事生气,就算她们哭得鼻涕都粘我身上我都不会怪她们的。

  5. 不喜欢看到他哭,所以想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他,包括自己

  6. 最后就是,咳,那种事情,就算很累的时候只要他凑上来一个深吻然后两个人就会不知不觉滚在一起,然后感慨为什么他连H的时候都这么帅,根本没有拒绝的想法

 

大概就是这样,如果我还想到了什么会及时更新的

~~~~~~~~~~~~~~~~~~~~~~~~~~~~~~~~~~~~~~~~~~~~~~~~~

啊,还有一点补充更新:

7.就算有点秃头的迹象,但他在我心中最帅

 

编辑于 2017-01-16 352 条评论 感谢  分享  收藏 • 没有帮助 • 举报 • 作者保留权利

 

 

知乎用户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3115 人赞同

感谢邀请,对我而言,有一个帅气的男朋友的感觉是这样的:

  1. 我以前是运动员,每天都严格准守时间表,但是与他一起退役后居然养成了赖床的习惯。如果他醒得比我早,他会盯着我然后还会偷吻,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装睡真的很辛苦啊~当然有的时候我喜欢抓他个现行看他惊慌失措的可爱样子。经常要做特殊的“晨间运动”~

  2. 出去旅游,经常会有姑娘盯着他看,然后走上来请求合影,不过幸好我虽然退役了但还有些名气,她们最后把合影对象都变成了我。去新的餐馆吃饭时服务生会偷拍他,第二次再去直接来搭讪,当然都会在他点菜的时候被我应付掉;走在路上会有女生看他,不管在哪都有偷拍者,我只能搂紧他的腰然后悄悄挡住他,再用微笑或者抛媚眼这种以前应付冰迷的方式来补偿那些举着手机哀叹的姑娘们。

  3. 退役后我们都选择了花样滑冰教练作为工作,我一开始就警告了所有女学生不要去问他无聊的问题,就算有跳跃或者其他问题只能来问我,有些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受伤时会主动把双臂伸向他,别以为我没有看见你们的歪脑筋。

  4. 唯一一次生气是他说要退役离开我的时候

  5. 我对他的眼泪最没有办法,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哭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在一起,但是当时我却有想要亲吻他的冲动。如果能让他一辈子不流眼泪,把星星月亮都摘给他我都愿意

  6. 还有就是H,尽管有时候我知道他很累,但是每当我洗漱完后坐在窗边准备熄灯,他都会迷迷糊糊地翻过身,然后用很浓的鼻音叫我的名字,天知道他是多么诱人!这时候怎么能缺少一个深吻呢?迷离的眼神,泛红的肌肤,如果是你……哦不,想都别想,他是我的。

 

我想以上这些已经回答得很全面了。如果有“有个诱人的对象是什么体验”类似问题请务必邀我。

~~~~~~~~~~~~~~~~~~~~~~~~~~~~~~~~~~~~~~~~~~~~~~~~~

还有:

7.他最近有点发胖,不过依旧这么可爱

 

编辑于 2017-01-18 297 条评论 感谢  分享   收藏 • 没有帮助 • 举报 • 作者保留权利

 

 




文/木姜子

大半夜的突然脑洞,不知道甜不甜

反正我觉得很甜

一期一黑老秃子 达成/

有没有什么其他想看的知乎体呢?评论区留言嘿嘿嘿(づ ̄3 ̄)づ╭❤~

【大半夜都没人吧喂】

博斯藤壶:

贺图还在难产,要是赶不上了就先用这个凑合一下吧(ノへ ̄、)是在太草了

[如果平安夜有圣诞老人把你打晕绑架了,可能是因为你是某个人的圣诞愿望哦]

刚刚发现我的生日和维克托一天,我喜欢的人和勇利生日是一天❤️